首页
行业协会信息
政策法规
国内外行业动态
市场资讯
展览展会
传统工艺
→→  
目前位置:首页 → 山西传统工艺 → 造纸术活化石 山西孟门桑皮纸[组图]
造纸术活化石 山西孟门桑皮纸[组图]
发表日期:2007年1月30日 出处:福客民俗网 编辑: 阅读次数:807

   桑皮纸,又叫纱纸、棉纸、纱皮纸,是以山区特有的构树皮、纱树皮、野生植物皮、植物胶等为原料,手工作坊经过21道工序特制加工而成。纱纸曾用于包装茶叶、茶饼、药材、参茸,捆扎钞票,以及制作灯笼、、灯罩、纸扇 、风筝等。传统的盐焗鸡制作,就是用纱纸把鸡包好,再用盐焗的。桑皮纸(汉皮纸)汉代就有了,它的主要成分是桑树皮,这对丝绸生产很不利,不可能允许大量生产,就显得珍贵了,具有极高的耐折度,后代的北京故宫的窗户纸就是这种纸,这点足以证明。本文根据福客民俗网特邀记者杨虎虎提供文图整理,真实生动的纪录了这一传统手工。


前冯家沟

    前冯家沟做桑皮纸源于何时,谁也说不清,说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也说不清,现在还有十几户人家在做,而且大部份是中年人,年轻人都不屑做手工桑皮纸这样的活计。据柳林县志记载,桑皮纸源于柳林寨东一带,一位姓吴的人在晋东南学得手工造纸技术后,回到村里置备工具开始造作桑皮纸,父传子、子传孙一户经营,明朝未年,迁往隔河的龙门会村,仍搞桑皮纸生产,并先后传授给村里人。由于龙门会村有四季不枯而冬不结冰的柳林四十里抖气河的发源地,满足造纸用水的首要条件。明朝未年我国的养蚕业相当盛行,龙门会附近的养蚕户也很多。村村有桑树,这样桑树的修剪便产生了大量的桑皮,为桑皮纸制作提供了丰富的原料。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工艺在龙门会一代渐渐失传,而不知在什么时候在孟门前冯家沟又盛行起来。据冯世林讲,前些年他们做桑皮纸时还顾龙门会一带的人打短工,而龙门会村现在已经没人再做这种活计了。由于黄河流域小河小溪比较多,而造纸又必需有丰富的水源,这也是后来在孟门镇前冯家沟得以留传至今的缘故吧。前冯家沟紧挨着黄河,离村不远的薛家坪一带有小溪可供做纸用。前些年钻井队勘探在村子旁边打了一眼井,含硫大无法食用,后来做纸的人们和村里的人集资把井保留了下来。现在这里常年冒水,而且是温泉,人们冬夏常天有人在这里洗衣服,为村民和附近的人们提供了方便,也为做纸提供了丰富的水源。


冯世林在洗纸垢

    想拍桑皮纸制作的想法是在去年孟门民俗文化年上,在孟门民俗文化年上前冯家沟的冯其林老师傅给我们表演了怎样操桑皮纸。才知道在自己的身边还保留着一种纯手工艺的造纸技术。自己原本在孟门还上过三年的初中,可对这个事情却一点也不知晓,虽然当时学习也不好,但主要还是学习,外面的事情也就了解的少一些。当时便与冯师傅约好等 他再做时好好拍一拍。进入冬季农闲时间便是他们做桑皮纸的时间。冯师傅因病不能再做了便推荐了我们这次拍摄的主人公冯世林和冯三奴。我们接到电话说他们要开始烹桑皮了问我们来不来,我们约了四个影友到了前冯家沟,远远就看见路边有几个人正在干活,原来我们去的晚了一步,冯世林和冯三奴已经把桑皮放进锅里,正往上抹泥呢。


烹桑皮:经过这道工序,生料便变成熟料

    烹桑皮要先把收购回来的干桑皮在水中泡软,然后用蘸上石灰水盘成一个个小捆放在锅上烹,烹的锅是用一个口径二尺多深二尺多底微坡的铁锅,锅上又砌一个高一尺五寸,直径约两米的圆形的“锅”,砌的要不漏水才行,锅里要放8担水,实际上不止是铁锅里有水,连砌好的“锅”里也是水,里面放上处理好的桑皮后用泥土将顶抹裹严实的伞形围圈;然后蒸8个小时左右才能熟了,然后再闷上2天让桑皮熟透。经过这道工序后把生料就变成了熟料。


蒸上了就看火,等着


主人工:冯三奴  冯世林


冯世林


蒸熟了,把桑皮全从蒸锅里挑出来

    桑皮经过加工成熟料后,,经过去揉,化、等工序便可捣成垢,捣垢时把桑皮放在石板上,用捣垢圪垛均匀的捣,捣垢圪垛是用一个直径十公分左右的圆形硬木做成,在捣垢面上用铁钉钉在上面,便于把垢捣烂,垢捣的越烂越好,然后拍成一个宽8CM左右,厚2CM,长60CM左右的垢条,用刀切成碎片,然后对上温水用脚踩成浆糊状,放入很细的网上漂洗。洗的时间越长,越干净,也越费料,做出来的纸越白。我们去时冯世林正准备踩垢,把切好的垢放在一个大约60公分大的大盆里,大冷的天只见他脱了鞋袜,光着脚便在盆里踩。他说,这样能踩匀,用别的办法不灵。


 用泥土砖石垒砌一个口径二尺多深二尺多,底微坡的铁锅,锅上又砌一个高一尺五寸,直径两米,里面放上桑皮后用泥土将顶抹裹严实的伞形围圈的蒸锅叫桑皮锅

    把洗好的垢放进瀚里大约有40斤左右,瀚里要放50担水,这瀚里的水也不是普通的水,而是要加入蒸生料时的蒸锅水,只有这种水才能把垢搅的浮起来。用混瀚圪垛在瀚里搅拌,这可以说是最累的活。要搅拌三四百次,要把倒在瀚里的垢全部搅上来,浮在上面,冯世林这时叫回正在外面捣垢的侄儿帮忙,说他一个人有点吃力,搅不行,只见世林用混瀚圪垛在瀚里一捅,垢马上就翻了起来,就像下面是个泉眼,不一会,整个瀚里便漂起了白沫,叔侄两个人一个在上面,一个在瀚圪垛里搅拌着放进去的垢,先是用混瀚圪垛,然后用混瀚棍,我们同行的人也试着搅了搅,根本掌握不了要领。大约过了有一个多小时,世林说搅拌好了,这时搅起的白沫也渐渐散去。垢白白的漂在里瀚面上,他们用一根棍子把漂起来的垢控制在瀚的一个边上,大约有八九十公分,这样不至于垢漂到要操纸的地方来。仔细观察,这时瀚里水里已经都是桑皮的纤维了,细的不仔细看就看不出来,世林告诉我们说这纸越操越白,越操越好。操纸要先出边(桑皮纸的一个边要比别的地方厚一些,出边就是为了便于揭起来凉晒),然后再挖一下,操一下,一张纸便成形了。然后再把操好的纸叠放在一起,世林告诉我们说这也是个重要的要序,放不好便揭不起来,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操好的纸要放在土上控水,然后再凉晒。纸的厚度与手艺有关,好手艺人出的纸又薄又均匀,这样便不浪费材料。手艺好的能操一百张,手艺不好的只能操八十张。现在他们卖桑皮纸是按张卖的,所以说同等的垢操的越多,利润也就越大。


用混瀚圪垛在瀚里搅拌,这可以说是最累的活。要把倒在瀚里的垢搅到全部浮起来,这个个过程大概需要搅拌三四百次。 

    今年41岁的冯世林说他从小不爱念书,十五六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学做桑皮纸,目前也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在前冯家沟也算是老手了,手艺也可说是最好的了。今年收到的生料不多,冯世林和冯三奴两家才做了800斤的桑皮,不过今年村里还有几家在做。今年前些时一场大水把冯世林1000多斤的料冲走,而且是烹好的熟料,他说自己损失了有3000余元。


桑皮在蒸之前首先要在水里泡上一段时间

 


泡桑皮


泡好后的下一道工序:烹桑皮


热气腾腾的桑皮“出锅”了!


烹好后的桑皮要再次经过水的洗礼


再泡


捣桑皮的工具,感觉就像这门手艺一样透着敦厚和古朴


捣垢


捣到这个程度基本就差不多了


捣好的垢


把捣好的垢切成碎片


切碎之后用脚“和垢”


    造纸的工艺有淹、经、灰、蒸、烧、揉、洗、化、捞、转、擞、拣、捣、切、踩、摆、操、晒、分、整等。先将桑皮淹入水池中,淹一定时间后分成小捆放入石灰水池里浸泡,泡一段时间后捞出装入蒸锅,蒸熟冷后进行揉搓,捞入浅底放到活水中洗净,再放到水池里溶化,化匀后捞出,制成团子,放在可转动的石墩上一人转石,一人用木棍挤压团子上的水份,压干后把黑皮去掉,杂物拣净,放在石板上用圪垛捣碎,拍成薄片,卷成记子,均为碎片,放入磁盆用脚踩为浆糊状,再用网单放入水池中摆洗成浆,再倒入“瀚里”,经过搅、混、分,即出现纸浆云状,用箔子捞出,贴在墙上晒干、分开、整齐、过数、打成捆,即为成品了。

 


半成品


    桑皮纸的制作工具大部份是木制的,对纸纤维损坏很小,所以纸质坚韧耐用,保温性能很好。用它书写文书契约,保存数百年皱折不断裂;用它包鲜水果,滴水成冰的日子包上七层长途贩运也冻不了,用桑皮纸包上梨在火上烤的吃能治咳嗽。现在大部份是做了烧纸,也就是祭祀之用,据说这些桑皮纸烧下去后会变成绸缎。桑皮纸的销量有限,主要上销往离石,量大了价就下来了,如果做的人少了,价还可以。这些桑皮纸大小也就25cm左右。100斤桑皮可做600刀,每刀25张,他们一般是按张卖,都是批发,不零售。

    世林告诉我说现在村里做纸的人不多了,而且主要是中年人,做纸挣不了大钱,也就是打闹个柴米油盐钱,所以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学这个营生,这造纸的工艺还能走多远还是个迷。保护传统手工艺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据网上所查在新疆和田地区墨玉县普恰克其乡布达村的托乎提•巴克老人还能做制作桑皮纸,安徽省潜山县官庄镇的造纸艺人刘同焰制作的纯桑皮纸被故宫采用,作为修复故宫倦勤斋通景画的背纸。但愿孟门的桑皮纸也能有更广泛的得用途,也能走的更远。

 

 

 

 


  • 上篇文章:山西民间剪纸
  • 下篇文章:土色土香虎狮帽(图)
  • □-相关文章
    协会简介 版权声明 加盟我们 意见反馈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06 SXGONGME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山西省工艺美术协会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网站地址:太原市迎泽大街330号 电话:0351-4042375 传真:0351-2022035
    山西省工艺美术协会主办 ☆ 山西省工艺美术研究所承办
    晋ICP备07001286号